脫下團體服...偶像男孩的搖滾夢...

出處:







當偶像時稱職陽光甜笑,單飛後率性當個捧花猛男,汪東城不管被放到什麼舞台上,總能自得其樂唱屬於自己的歌。


偶像男孩團體解散後,成員後續發展往往比他們在舞台上的表演更加精彩。既定的公式往往是,有人決定一竿子打翻整船人,用戲謔或憤怒的方式,否定關於偶像時期的一切;有的毅然決然出櫃,並以為自己過去隱藏得很好;有人單飛成功,大名大放,也有人就此銷聲匿跡在星海中。男孩團體是光環,也是魔咒,我一直很好奇,汪東城究竟算哪一種?


他來了,手上戴了幾個銀鑽戒,螢光橘七分褲,分貝很大,非常關切頭髮的細節和眼妝,有點過動。但開始訪問時,他正襟危坐,回答很認真。


等了12年終於真正圓夢


還沒進飛輪海前,他其實已經打拼了一陣,很辛苦,卻始終換不到太多注意。偶像團體的包裝讓四個大男生一飛沖天,檯面上大家和樂融融打成一團,檯面下卻得各自處理自己的心事。面對突然爆紅,汪東城也迷惘過,甚至一口氣軋戲,角色全部不同。「我每天在問,我到底是誰,壓力很大,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面對大家。」突然被附加很多標籤,汪東城一下慌了手腳,內分泌失調,找不到自己的定位,但好在他沒讓自己困太久,很快適應風馳電掣的生活,十幾場演唱會,跑遍大江南北,人家越要說他們徒有花瓶外型,他越要苦幹實幹。


他有點像高中校園裡很照顧人的學長,不會彈吉他唱情歌或寫詩,卻能靠溫馨接送情和高超的機車技巧,把女生開心逗笑;在你有問題找他哭訴時,他或許無法提供什麼絕妙好計,卻會摸摸你的頭安慰你別傷心。說穿了汪東城其實不那種難懂的男生,況狀來了他自有辦法見招拆招,你也不必為他擔心太多。


單飛後的個人專輯《你在等什麼》,是他等了12年的作品,從高中就開始玩團,最愛搖滾樂重重的吉他和鼓。「我想反映出潛意識追尋夢想的過程,還有對愛情的宣言,就是熱血兩個字。」昔日唱唱跳跳花美男終於甩掉團體服和甜笑,換上搖滾客的率性與粗獷——不過,他不喜歡花美男這稱號,「不如說我是拿著鮮花的猛男!」說完自己還傻氣一笑,像個得意洋洋的高中男生。


的確,專輯封面上的他捧著花,象徵小心翼翼守護愛情,因為愛情太脆弱,尤其在這圈子。「其實我很懷念剛進這圈子前談的愛情,簡單的幸福卻好純真。走紅以後好像認識很多人,一切卻很虛。螢幕形象和真實性格往往不一樣,卻也沒人願意認識。」他還在期待緣分到來,但坦言不是太有信心。身為工作狂可能無暇好好經營感情,但是遇到不錯對象,感覺對了也可以閃婚。說完還要對鏡子理一理捲髮,就怕有哪一綹的走向不合自己的意。


自戀、衝動、和孩子氣,汪東城大概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單飛典型,他懷念飛輪海時期大家打打鬧鬧,但自己上台也能獨當一面。昔日偶像男孩不需驚世駭俗也能變形成為搖滾客嘶吼走跳,手裡不忘捧著一把愛情的花。

創作者介紹

就是愛自由風格團體服裝

美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